第二类医疗器械经营备案
——专注代理二类/三类医疗器械备案——
医疗安全点评网
 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医者仁心加仁术患者将心比心
医者仁心加仁术患者将心比心
来源:医疗点评网         添加时间:2017-03-25

这个春天不平静。连日来,哈医大医生被杀、北京人民医院伤医事件、陕西一家医院集体下跪……众多恶性事件刺激着国人神经,将中国医患矛盾问题推到了风口浪尖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由作家六六编剧、反映医院现状的电视剧《心术》于5月3日开始在多家卫视播放。《生命时报》在第一时间采访了该剧的主创人员,和众多医学专家一起思考中国式医患关系。

导演杨阳:希望给医患带去温暖的感觉

为了拍出区别于以往的医疗题材电视剧,《心术》主创人员深入医疗第一线做了大量的功课。编剧六六生病住院痊愈后,在医生的世界卧底了大半年;导演杨阳以患者身份去了北京和上海一些医院感受生活;美小护的扮演者海清在医院体验生活3次,加起来有一个多星期,观摩了40多台手术。

随着和医生接触的增多,导演杨阳感受到了每一位医生掩藏在口罩后面的喜怒哀乐。以前我对医生的感觉是尊重,现在不仅如此,我和他们的距离拉近了,越来越了解和理解他们,他们也是有血有肉的人,承担着来自生活的压力,有他们自己的痛苦和快乐。杨阳希望通过这部戏,让观众更多地了解医生,最终对医生多一份理解和信任。杨阳说,她在拍摄过程中接触的很多护士都是大龄女青年,和剧中海清饰演的护士一样,因为工作太忙耽误了个人问题。医生更是没白天没黑夜地忙,病人‘以命相托’,这责任很重大。

原先医闹都是从媒体中看到,拍摄过程中,剧组遇到了真实的医闹,和我们片子里拍的情景几乎一模一样。看着这些患者家属不吃不喝、歇斯底里地在医院哭闹,杨阳很心痛,一方面,医生尽力了,他们很无奈;另一方面,患者家属的心里很痛苦。双方都受到伤害,这是我们最不愿看到的局面。拍这部戏,杨阳力图站在一个公正客观的立场。

有一天,拍摄间隙,杨阳在医院散步,看到嫩绿的草坪中绽放着一朵朵小白花,不由心头一阵喜悦。我就是想拍出这种感觉,温暖的,亲切的,生机勃勃,充满希望。让患者和医生贴得更近,彼此有温暖的感觉。

为了让作品更加真实细腻,剧组特别邀请了医学顾问全程跟拍。如果医学顾问不在身边,我就心慌。杨阳笑着对记者说。拍手术室的戏,医生和护士的站位、姿势,医疗器材摆放的位置,演员念台词的语气和表情等等,都要尽力追求真实感。为了做到细节真实,杨阳在医院拍摄了上千幅照片给剧组工作人员看,每一个动作,每一个表情,每一个布景,都精雕细琢。

海清:划开医患矛盾的脓包

海清告诉《生命时报》记者:以前觉得医生很神,有点高高在上的感觉,所以一开始是抱着好奇的心态去体验的。了解后才发现原来不是这样的。对他们,有种从神到人的认识变化。他们其实也是一群普通人,医生只是他们的职业。

在医院体验生活的时候,海清认识了一个很像美小护的护士长。她34岁,单身,不谈恋爱,以医院为家,经常加班没怨言。她是非典的时候第一个去给病人抽血的护士。那会儿她还不是护士长,当时有同事开玩笑说,你是想火线立功当护士长吧。但她讲了一段话,同事们就没话说了。她说:你们有家有室,上有老下有小的,有种种牵挂。这个时候让你们去,牵挂的人更多。我反正就是一个人,这个时候我不去谁去?

出演这部电视剧,海清很希望能把医生护士真实的生存状况展现出来,不是要为他们说话,而是希望站在他们的角度去理解。前几天,我接到一个当麻醉师的医生朋友的电话,他因为太累,患上了心衰。我能够理解医生在与患者交流过程中的所谓‘冷漠’。医生平均3分钟看一个病人,他们知道病人有倾诉的欲望,需要心灵的抚慰。但问题是,听你说了,后面的人看不了病怎么办?资源就这么多,他们只能最大能力地利用。

演员柏寒老师生病的时候,海清在医院陪她,这是她首次站在患者家属的立场来看医生。在医生眼中,生死其实很平常,他们已经习以为常。对于患者家属来说,亲人是你的全部,但要让医生对患者就像对自己的亲属一样,我觉得对他们也挺残酷。因为一个医生每天要面对上百名病患,他们不可能把一位病人当成全部。可对于患者家属来说,这个医生就是你的唯一。因此我觉得,处理医患关系,换位思考最重要。

海清说,《心术》这个剧不是一剂药,而是一把刀,划开了医患矛盾的这个脓包,这个脓包破了一定见血,一定会疼,但是真正的药在哪儿,希望大家理性地给予建设性意见。

吴秀波:真实的手术很震撼

因为这部戏的原因,霍思邈的扮演者吴秀波可以特别近距离地走近手术台。吴秀波自己曾经动过手术,在他的记忆中,只有麻醉前大夫说的话,护士的微笑,还有家人的鼓励,随后就是一片空白。再醒过来时,我看到的是我的亲人,所有人告诉我手术成功了。我看到了我的伤口,觉得自己很幸运。但手术中那段记忆我是没有的。因为这部戏,我看到了病患手术中间的这段记忆。

真实的手术经过给吴秀波的震撼难以磨灭,我很安静地看完了整个脑外科手术。医生锯开头盖骨,掀开,然后把里外的皮都扒开,我看到了脑组织。我看到了他们从脑组织里找到肿瘤把它取出来,我也看到了最后缝合。当头骨被掀开以后,周边虽然放好了很多卡子,血依然不停地流出来。然后我看到医生把管插进去不停地吸,那声音就像吸可乐一样,只不过吸的全都是鲜血。

上一篇:    临床中的困惑
相关资讯
就医安全点评网版权所有  网站建设技术支持:深圳网站建设公司
电话:0755-87654321  传真: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科技园大楼8楼803  邮箱:2998489551@qq.com
网站关键字:医疗点评网、医疗点评、医疗安全点评网、医疗安全点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