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类医疗器械经营备案
——专注代理二类/三类医疗器械备案——
医疗安全点评网
 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医学生在麻风村一堂难忘的人文课
医学生在麻风村一堂难忘的人文课
来源:医疗点评网         添加时间:2017-03-22

时下,已有越来越多的医学院校意识到,医学人文教育只有和生动的社会实践结合起来,才能渗透到医学生的心灵层面,成为其日后行医做人的价值指引。今年暑期,有不少医学生在老师的指导下,走出校门,走进偏僻的村庄,走近城市边缘的弱势群体。本期我们选登的两篇文章正是来自他们亲历实践后的有感而发。对很多医学生来说,这是他们求学生涯中一堂难忘的人文课。

走进麻风村 (于晓晨)

正式开饭了,阿姨却迟迟没有动筷子。我发现她两只手都没有手指,只剩下圆乎乎的肉球。我有点难受,立刻拿起阿姨的筷子喂给她吃。她微微向后躲闪了一下,眼神中流露出犹疑和痛苦。她勉强吃了几口,就有工作人员过来问阿姨是不是觉得回家吃饭比较好。阿姨连连点头。我满怀愧疚地看着工作人员帮她收拾饭菜。她频频张望,仿佛在等待什么,直到一辆轮椅被推过来。她用双手支撑着挪向轮椅时,我才看到一直藏在桌下的秘密--她已经没有了双腿……

这不是小说中的片段,而是2012年夏天,我们在江苏泰兴的真实所见。

15天的暑期实践,从南京皮肤病研究所、黄山市人民医院、歙县人民医院,到呈坎镇中心卫生院、容溪村卫生室,我们探访各级医疗机构。但令人印象最深的,始终是这个叫做麻风村的地方。

曾经,我们对麻风病的认识仅停留在想象层面:这一令人谈之色变的传染病曾在欧洲造成了可怕的疫疾流行,患者面容丑陋、肢体残缺,不为社会所接受;麻风村成为物理隔离的有力工具,也成为社会排斥的证据。

去麻风村可能被传染吗?麻风病人是什么样子?他们心里是不是存在令人害怕的阴暗面?麻风村的生活是不是充满压抑和苦闷?这些都成为我们临行前最关心的话题。

7月16日,在南京皮肤病研究所,学界巨擘张国成教授就麻风病的流行病学调查、病理生理、临床表征、类型鉴别等向我们作了简单却精辟的演讲。此后,江澄老师又为我们作了关于麻风病的另一场讲座--邮票中的麻风病,从社会、历史、人文的角度让我们充分体会医学的意义。江澄老师重点介绍了感动中国获选者台湾人张平宜女士。

张平宜是资深记者、专栏作家,她的文学作品在海峡两岸广受好评。十几年前,当她接触到四川凉山麻风病村的儿童后,她的脚步就再也难以从这片土地上离开。这些健康的孩子因父母患病而遭受歧视和地理隔离,一辈子也走不出大山。为了帮助这些孩子,张平宜辞去了工作,四处筹资为凉山建立起一所崭新的学校--大营盘小学。这段台湾娘子上凉山的故事让我们受到教育和启发,也让我们从心理上部分消除了对麻风病的恐惧。

第二天,在3个多小时的颠簸后,我们到达泰兴市麻风病村。这个村落看起来与其他地方并无二致,阳光撒在整齐划一的白色板房上,明亮耀眼。但看到充满着期盼眼神的村民时,我们第一次在现实中,而不是在医学图谱上认识了麻风病。

真正近距离的接触是在我们一对一与村民共进午餐时。我们天南海北地聊天,聊他们年轻时的故事,聊他们现在的生活。这些康复者大多热情平和,只是常常在不经意间流露出自卑情绪,让我们无所适从。

村里均为因麻风病致残的康复者,多为年龄在60岁左右的孤寡老人。麻风村成为他们的养老院,不少康复者从30多岁入院治病开始就没离开过。这里畸残较轻者面部皮肤肥厚,不少人伸出手时没有手指,只剩下滚圆的腕部。屋里不敢出来的居民多为严重畸残者。访问时,我们看到双眼赤红、眼球上翻、口唇歪斜的患者,恐惧还是有的。但看到他们连笔都不能握、连眼球运动都无法控制的样子,同情瞬间充满了我们内心。

对于大多数康复者来说,常年生活在麻风村,最大的困难并非经济,而是难以克服的孤独感。由于失去劳动能力,他们每天的活动就是晒太阳、看电视,绝少有和外界接触的机会。聊天时他们异常兴奋,简简单单一句好久没有外人来了,道出了这些被隔绝在主流社会之外的人内心的痛苦。

没有什么比亲眼见到的真实更能震撼人心。麻风村的相见给予我们的除了对麻风病的直观认识外,还有我们对责任的理解。这个世界,永远有人比你更幸福,也永远有人比你更不幸。将来我们或许会抱怨工资低、待遇差,可相比于患病者的不幸和痛苦,我们具有施以援手的能力是多么幸福啊!与治病救人这些大道理比起来,也许将来在临床工作中能够早期确诊麻风病患者会更有意义。(作者为北京协和医学院2008级学生)

相关资讯
就医安全点评网版权所有  网站建设技术支持:深圳网站建设公司
电话:0755-87654321  传真: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科技园大楼8楼803  邮箱:2998489551@qq.com
网站关键字:医疗点评网、医疗点评、医疗安全点评网、医疗安全点评